忘憂假發店:頭發是假的 但帶來的"陽光"是真的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
  向西南方跨過嘉陵江後  ,石門大橋在中渡口碼頭拐瞭彎  ,連接著漢渝路和沙濱路  。重慶大學附屬腫瘤醫院就坐落在這個灣裡  ,依山傍水 ,俯瞰嘉陵江  。

  沿著漢渝路往下  ,是離醫院最近的商鋪群  。這些已上瞭年代的老建築裡  ,開著不少餐廳、藥店、快捷酒店 ,它們的受眾定位很明顯  ,就是醫院裡的病人  。

  8年前  ,這裡一個角落悄悄開起一傢假發店  。每次從門口過  ,就能聞到從店裡飄出來的發劑香味  。

  不大的店面裡 ,放著各式各樣的假發  。由於店面不現眼  ,在病友的口耳相傳下  ,店裡的顧客基本都是因化療掉瞭頭發的患者 ,而這其中90%以上的客人是女性  。

  發絲散落一地  ,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 ,她們或捂臉流淚 ,或故作堅強……這樣的場景  ,每天都在小店內發生 。春節臨近 ,光顧假發店的顧客較往日多瞭不少  。假發  ,成為她們對抗腫瘤的一副“盔甲”  ,是希望 ,也是尊嚴 。

  戴上“陽光”

  假發店裡 ,短發齊肩、不規則劉海 ,襯著陳露有些蒼白的臉  。對著鏡子  ,陳露又理瞭理剛修剪好的劉海 ,左右側身打量著自己  。

  假發店老板阿明在一旁  ,拿起一面大大的鏡子  ,配合陳露  ,讓她也可以打量自己後腦勺的發型  。對著鏡子幾番撥弄 ,陳露終於起身  ,轉身問道:“好看嗎 ?”一旁的母親搗蒜般點頭  。

  陳露今年不到30歲  ,一年前被診斷患上乳腺癌  。開始化療後 ,頭發掉光瞭  。看著鏡子裡光頭的自己  ,眼淚不自覺地往下流  ,陳露覺得“跟死瞭沒什麼區別”  。

  在病友口中聽說瞭阿明的假發店  ,她總想著要來看看  ,“想找回有頭發的自己”  。

  春節前 ,她要出院回老傢過年  。出發前  ,在母親的陪同下  ,陳露在店裡選中瞭一頂手織假發 。試戴後  ,阿明根據陳露提出的要求 ,修剪瞭劉海、鬢發  ,讓假發更適配她的臉型 。

  “好看 !”阿明舞動著剪刀  。

  “嗯  ,沒生病前  ,我是很美的  。”陳露說話聲音明亮  ,不時看看鏡子  ,繼續提出修剪意見  。看著女兒神情變得輕松 ,一旁的母親也露出笑容  。

  在假發店  ,做化療的患者似乎比在熟人、朋友面前更自在  ,也更容易聊起自己的事  。

  像陳露一樣踏進假發店的客人  ,阿明說  ,90%以上都是女性 。在他看來 ,這很好解釋  ,“女人總是愛美的  ,男人剃瞭光頭問題也不大  。”

  好看是其次  ,掩蓋病情才是假發最大的功能  。年過六旬的陳鐘玥在假發店買下兩頂假發  ,每戴兩三個月  ,她都要把其中一頂假發送來打理、消毒  ,期間就戴另一頂假發  ,即使去醫院化療  ,假發也一直戴著 ,她不願讓別人看到自己光頭的樣子  ,知道她病瞭  。

  戴上假發前 ,不少人都會把僅剩的幾根稀疏的頭發剃掉  。可當阿明剛拿起推子時 ,不少坐在鏡子前的人淚珠已嘩嘩落下  。整個剃發過程  ,有人緊緊閉眼 ,有人默不作聲  。直到戴上假發 ,她們緊繃的神經 ,才慢慢放松下來 ,透過鏡子仿佛覺得自己又跟以前一樣瞭  ,敢出門見朋友  ,能回到正常生活  。

  “頭發雖然是假的 ,但它帶來的‘陽光’是真的 。”阿明說  。

  顧客“慢走”

  和陳露的活躍不同 ,更多時候  ,沉默才是這個小店的主旋律  。

  阿明假發店的營業時間  ,隨醫院化療病人的節奏而定  ,早上8點過就開門  。

  1月6日上午  ,一開門  ,阿明的店裡來瞭個40多歲的中年婦女  。她帶著帽子  ,把自己的頭裹得嚴嚴實實  ,進店後眼睛快速掃瞭一圈貨架 ,眼光落在一頂假發上  ,“這個多少錢  ?”

  “1680元 。”阿明回答  。

  “適合我嗎  ?”中年婦女邊撥弄假發 ,眼睛邊在其他假發上遊走  。

  “大姐 ,你戴這款更合適  。你看這個發型和你臉型好搭  。”阿明遞上另一頂假發 ,幫中年婦女套在頭上 ,帶到鏡子前打量  。這款假發380元  。

  中年婦女點點頭  ,快速付瞭錢離去  。

  多年的經驗讓阿明能夠快速讀懂顧客需求  。不論是到店裡慢慢挑選 ,還是平時路過暗中打量 ,對化療病人來說  ,假發代表著對抗腫瘤的信心和希望  ,而挑選假發的過程 ,是一個儀式感很強的建立信心與希望的過程  。

  阿明說  ,店裡假發分手工和機織  ,價格從380元到2680元不等  。生病的人  ,花費本就多  ,看到有的客人在價格上猶豫  ,他都會含蓄的推薦其他款  ,不讓他們尷尬 。

  阿明還記得 ,幾年前  ,店裡來瞭一名年輕女生  ,打量完一圈假發後  ,沒有要求試戴  ,而是先問瞭價錢 。

 [1]  [2] 下一頁 尾頁